2n25 iym0 6ysq tz44 0ibw ds4s 2skq 60w0 mbvh 0ka6
书阁网 > 前方高能 > 第九十章 道出
  宋青小个人的实力确实很强,如果论单打独斗,恐怕七位试炼者中,她展现出来的武力值也是数一数二的。

  但她双拳未必敌得过四手,众人联手之下,她总会败下阵来。

  七号说完话后,笑嘻嘻的盯着宋青小看,等着她的回答。

  她外表年轻靓丽,一进入试炼表现出来的就是活泼外向的性格,当时才进入任务场景,也能厚着脸皮去向周雪莉搭讪,想要套出任务的一些线索来,此时由她开口说这话最适合不过,省了其他人很多的麻烦。

  大家其实都想知道七号问的问题答案,也期待着宋青小回答。

  七号打着什么主意,宋青小心知肚明。

  事实上不止七号心中有算盘,宋青小同样也有自己的思量在。

  目前因为这一场上岛前的意外之灾,周先生的计谋至少已经有一半曝露了出来,从此人雇佣无权无势,见识浅薄,存在感极低的穷人前往危机重重的岛屿,大概可以推算出此人心狠手辣。

  现在自己提前将他计划打乱一部份,使周先生措手不及,必定会惹他不快。

  无论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,船上始终是周先生的地盘。

  最重要的是他有钱、有人、有武器在,一旦他对自己怀恨在心,想向自己动手,在那群保镖有枪的情况下,宋青小依旧忌惮。

  这个时候就需要试炼者至少要做出一个团结的表态,起码在入岛之前,大家要表现出相互抱团的目标,以让周先生有所顾忌。

  只是宋青小心中虽然打着主意,却并不准备简单的就让七号如愿以偿。

  她要说出自己对于岛上的一些猜测,那是要试炼者领她的情,而非领七号问话之情,这两者之间是有一定区别。七号说完话后,她并没有出声,气氛一下沉默了起来,这样的氛围下,大家的目光逐渐变了。

  七号原本气定神闲,以为借众人的力量给宋青小施压,必定能逼她就范,哪知自己当众提出这样的问题,大家都表现出对这个答案的兴趣了,宋青小却依旧不说话,莫非她认为自己的实力能与众人相抗衡,不准备将她所知道的情况说出来?

  想到这里,七号神情微微一变,她正准备再次开口,宋青小的目光落到了她脸上,似笑非笑的,仿佛她心里的那些小念头在她面前无所遁形。

  七号心中一寒,还来不及做什么反应,宋青小已经将目光移开,落到了她一直托着的伤到的右手上面。

  那只手曾经在挥打怪鱼的过程中受伤,她想起自己先前做过的不厚道的事,猜想宋青小是不是准备在此时跟自己秋后算账了。

  一念及此,七号生出警惕之心,本能的将托着的手臂垂落了下来,那右手掌心伤口深可见骨,不动都痛,动了一下后哪怕她极力强忍,脸上也难免露出痛楚之色。

  “你手上的伤,我看看。”

  宋青小说话时,七号的手还在颤,脸上肌肉因为疼痛止不住的抽搐,额头布满薄汗。

  七号做梦都没想到,她没提两人之前的过节,反倒提出要看自己的伤口来。

  她搞不懂宋青小心里的想法,踌躇着不知是该举起手来,还是将手背到背后藏起来,拒绝她的提议。

  犹豫了许久,六号年轻男人、西装男、斯文学者等众人暂时组成的联盟都在,就算宋青小想要对自己心怀不诡,想必也要掂量一番的。

  七号想到这里,强忍疼痛,颤巍巍的将手抬了起来:

  “我的伤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  “有没有好看的,得看了才知道。”

  七号的手才刚伸出来一些,便被宋青小一把将她指甲抓住,七号一被她捏住,下意识的就想将手往背后缩,但宋青小捏住她的力气极大,她挣扎了两下没能挣扎掉,反倒撕扯到了伤口,那本来就被染得殷红的纱布渗出了更多血液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七号吃疼之下不由提高了声音追问,宋青小把她手上裹着的纱布扯了下来,那纱布有些已经与干涸的鲜血粘到了一起,这一撕开七号简直痛不欲生,嘴里发出惨叫,下意识的将另一只没受伤的手举起,摆出想要攻击的姿势。

  她的那只被宋青小握在手中受伤的手掌伤口一共有两道,像是被利刃切割过一般,伤口因为时间的关系裂开,深可见骨,血一汪汪的往外涌,顺着七号的指缝往下滴。

  “我们这一次的任务,可能麻烦了。”

  七号还在发怒,六号年轻男人、西装男及斯文男等人都不知道宋青小执意要看七号伤口的原因,但因为几人达成了联盟的缘故,看到宋青小对七号做出这样的举动时,几人都露出戒备及不满之色。

  这个时候,宋青小神色一整,缓缓开口,大家就知道她接下来说的话,应该是要进入正题了。

  船舱两侧的房间内还传来撞门的声音,几人站在被抓毁大半的海船甲板上,说着事情。

  每一次试炼的任务,对于试炼者来说都是九死一生,但宋青小此时说的话,却并没有人出声讽刺并将她的话打断的。

  “三天前,我倒真的打听出了一点儿事,得知周先生要去的岛,从航线来看,三天的时间就能抵达目的地。”

  她说出了这样一个重要的消息,连疼痛之下倒吸凉气的七号都不由屏住了呼吸,盯着宋青小看。

  “那岂不是说,我们即将要到达目的地了?”

  说话的人声音有些低沉,是从进入了试炼空间后,便一直沉默不语的寸板头。

  周先生曾提到过即将到达小岛,但并没有提到到达岛上的具体时间。

  “是的。”宋青小点了点头,垂下上眼睑,挡住了眼中一闪而过的暗芒:

  “并且我还知道了一个有意思的消息,周先生是个十分富有的人,名下有非常多的产业,但公司主体则是一间生物科技公司,此次进岛,应该是收取实验果实。”

  她抬起头时,神情又恢复了平静。

  周围的人在消化她提供的消息,揣测着她话中的意思,宋青小又接着说下去:

  “根据周先生名下的主要产业是生物科技公司,我推测应该是有做一些实验,开发新产品。”她抓了抓被海风吹乱的头发,上了年纪的女人盯着她,以眼神无声的催促她继续说下去:

  “同时因为周先生对于要前往的目的地及其他一些关键信息保密,所以我怀疑这实验是非正常的,甚至在试炼的世界中,属于非法实验。”

  她说到这里,顿了片刻,七号甚至忘了手上的巨痛,情不自禁的问: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远离人群,茫茫大海中的孤岛,除了卫星搜索,没有信号、没有其他轮船出没的地方,一场进行了十几年的实验,结合他公司的性质,再加上偷偷摸摸见不得人,我怀疑这一场实验,是关于基因的改造或是使人类、动物产生变异。”

  宋青小说到这里,众人终于理解她话中的意思,不由倒吸了一大口凉气。

  ‘嘶’,七号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,她想起中午时宋青小钓鱼的举动,想起先前跳上船的凶悍怪鱼,把船上搅得翻天覆地,船上一个大汉被拖下水分尸,引来了那一群可怖的海鸟群,这一切的一切,都指示着宋青小的推测极有可能是真的。

  “你下午钓鱼的举动……”

  上了年纪的女人皱着眉,迟疑着开口:

  “是想确定这一点的?”

  “除了想确定这一点外,也是想看看,我们是不是真的离岛更近。”如她先前跟周先生说的话一般,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,面对危险,比人类更加敏锐。

  这是大自然赋予它们的神奇感知力,让这些弱小的生命能在危机来临时可以逃生。

  “在中午的时候,应该是要临近海岛,这附近的海域可能受到感染,出现了那些凶悍的鱼群,其他海域的海洋生物感知到危险,是不可能往这边而来的。”

  所以当时她一无所获,但船进入这片危险的海域后,却接连有凶猛的鱼群接连上钩。

  “不知你们有没有问过船上其他受雇佣者的身份。”

  宋青小说话时,去看七号,七号的交际能力在此次试炼者中是最出众的,她能在第一天进入试炼场景后就摸得出来自己的名字,必定也能套得出来场景中受雇佣者人物的底。

  果不其然,她一说完这话,七号便接口道:

  “问过了,都是沿海一带的村民,家里条件贫穷,每年靠替人出海捕鱼为生,因为贫穷,很多人到了年纪都没娶妻,大多没什么见识,有力气,有出海的经验,却没什么心机。”

  她说完这些话,又补充了一句:

  “周先生雇佣他们时,答允了很丰厚的条件,据说这些钱足以保证这些人下半生衣食无忧,回去后能娶妻生子,但条件是要保密。”

  话虽然是这么说,但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东西是真正的秘密,大家都懂得这个道理。

  七号说完之后,就见到宋青小微微一笑:

  “还真是巧了,我们的身份,也是穷困潦倒且没什么见识的贫民,人口简单,地位卑劣。”

  这意味着什么,众人都心知肚明。

  周先生这是要搞事情,而且是搞大事情!

看过《前方高能》的书友还喜欢